平型关截击日军的是哪个团,团长和三个营长都是谁

原标题:平型关截击日军的是哪个团,团长和三个营长都是谁

  1937年9月25日上午,日军第六兵站汽车队携带着大量辎重由灵丘向平型关开进。

  这是一支由八十多辆汽车、一百多辆马车和几百名官兵组成的队伍。大雨后的道路泥泞不堪,几乎所有的日军官兵都坐在车上,山谷狭窄,车马拥挤,行进缓慢。

  由于自认为道路安全,加之进入中国后所向披靡,因此日军竟然没有派出尖兵开路,也没有派出搜索队对道路两侧进行侦察,而是堂而皇之开过来了。

  上午十时左右,日军前锋出了南面老爷庙沟口,后卫也过了北面的小寨,蔡家峪以东看不见日军了——日军已全部进入了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的伏击圈。

  负责迎头截击的是杨得志的六八五团。

  这个团是共产党武装力量的老底子部队之一,三个营都有着光荣的历史,三位营长都是红军时期的干部。

  一营是朱德从南昌起义带出来的部队,营长刘正。

  二营是毛泽东从秋收起义部队中带出来的,营长曾国华。

  三营是赣西南黄公略领导的红三军的底子,营长梁兴初。

  全团许多战士都是经历过万里长征的了不起的士兵。

  包括杨团长在内,六八五团全团没有一块手表,官兵们不知道确切的时间,直到听见了日军的汽车马达声传来。大雨停了,地还是湿的,官兵们伏在地上,军装都湿透了,远远地看到了第一辆汽车上的太阳旗,然后看见了坐在车上头戴钢盔、身穿黄呢大衣、把上了刺刀的步枪抱在胸前的步兵。这是八路军官兵第一次见到日军。

  他们的印象是:“真有些不可一世的味道。”

  第一辆汽车到了六八五团阵地前,杨得志团长发出了开火的命令。八路军的子弹和手榴弹从天而降,日军的汽车和马车相互撞击着,步兵们惊慌失措地滚下车来四处散开。火焰在公路上冲天而起,日军官兵的身上鲜血直流,到处是惊叫声。短暂的惊慌之后,日军军官们举起了指挥刀,士兵们从汽车底下爬出来,开始形成战斗小组,向公路边的高地冲去。

  六八五团一营冲到公路边,一连和三连抢先一步冲上高地,把正在攀爬的日军打了下去。然后转身一个反冲锋,把眼前的这股日军消灭了。四连在抢占高地时晚了一步,冲击时连长负伤,一排长替代指挥位置,全连分成两路猛攻,最终把爬上高地的日军逼回了公路。这时候,日军的飞机来了,低空盘旋着,但无法射击和投弹,因为双方已经完全混战在了一起。

  最激烈的白刃格斗在二、三营的阵地上展开。二营五连连长曾贤生同志,外号叫“猛子”。战斗打响前,他就鼓励部队说:“靠我们近战夜战的光荣传统,用手榴弹刺刀和鬼子干,让他们死也不能死囫囵了。”

  发起冲锋后,他率先向敌人突击,二十分钟内,全连用手榴弹炸毁了二十多辆汽车。在白刃战中,他一个人刺死十多个日本兵,身上到处是伤是血,一群日军在向他逼近……曾贤生同志拉响了仅剩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他的壮烈行为鼓舞着我们,更鼓舞着他身边的战友。

  这个连的指导员身负重伤,依然指挥部队;排长牺牲了;班长顶替;班长牺牲了;战士接上指挥。就这样,前赴后继,打到最后,全连只剩下三十多位同志,仍然顽强地与敌人拼杀!三营的九连和十连冲上公路后,伤亡已经很大,但他们依然勇敢地与敌人拼杀,以一当十,没有子弹了就用刺刀,刺刀断了就用枪托,枪托折了就和敌人抱成一团扭打,哪怕只有几秒钟的空隙,他们也能飞速地拣起石块将日本兵的脑壳砸碎。战斗到最后,两个连队眼睛都打红了,尽管伤亡都超过了半数,战斗情绪却依然旺盛得很。这是血战,是意志的搏斗,也是毅力的考验。

  二十五日深夜十二时半,日军第五师团获悉其补给部队被伏击围歼的消息。位于蔚县指挥作战的板垣征四郎立即命令第二十四联队第三大队从灵丘出发前去救援。二十六日,第三大队到达那条遍布着日军尸体的公路时,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已经撤出。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永久链接:http://www.gratourauto.com/article/g/20163/143423736_407327.html